18《不畏不缩直面女儿的性教育》读书笔记1(书摘-读后感)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奥丁书院(ID:aodsy88),关注公众号可看最新读书笔记,我将长期分享阅读笔记。恐惧源于无知,胜利来自博学,公众号和大家一起多读书,争取修行成一个博学智慧的人。)

作者:孙京伊,30万韩国父母、学生、教师、职场工作者信赖的性教育专家,拥有近20年性教育经验,曾获韩国女性家庭部部长奖、法务部部长奖,现任韩国关系教育研究院院长、韩国两性平等教育振兴院综合暴力预防讲师等职,每年有350余场性教育相关演讲活动。

1.父母需要先接受性教育

性教育并不只是孩子的问题。事实上,父母需要先接受性教育的情况更多。

性教育并不仅仅是传授性知识。总的来说,性教育是以“关系”教育作为前提条件的。由于其中的关键是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和引发共鸣的能力,所以并不是国家或社会层面上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事情,而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它是通过在家庭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们的对话,即通过一种持续、一贯的训练形成的。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父母或负责养育孩子的人,因此性教育的起点必然是家庭和家人。

2.性教育需要分孩子2—4岁、小学五六年级、初中二年级、高中一年级等多个阶段集中进行。因为我们需要着眼于孩子产生好奇心理的时期、出现第二性征的时期,以及产生恋爱冲动的时期。当然,这只是从狭义上理解性教育时的区分。若是再扩大一下范围,那么认为完整意义上的性教育应该从孩子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也不为过。

3.例如看到宝宝尿了,就说“我的女儿尿尿了吗”;在给女儿更换尿不湿的时候,对她说“湿湿的,很难受吧。妈妈马上给你换上干爽的尿不湿哦”;又或者,在亲女儿之前,先征得女儿的同意说:“我的好女儿从来不挑食,妈妈真的是爱死你了,妈妈可以亲你一下吗?”这些均属于性教育的范畴。可以说父母对待女儿身体的方式或态度,都可以看作一种性教育。

实际上,我就是这么做的。不论孩子听不听得懂,我们都需要这么做。起初孩子肯定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但只要父母不停地重复这一过程,那么长此以往,孩子的心中就会萌生对自己身体的意识和自己的身体属于自己的念头。记住:性教育要从出生的那一刻展开,并在日常生活中持续进行。

6.女儿性教育的核心并非性知识,而是“主体性”

有时,女儿会问我们:“我为什么没有小鸡鸡?”她有可能是在和爸爸一起洗澡的时候产生了疑惑;也有可能是男孩曾嘲笑过她,说“你没有小鸡鸡”。

我们不应该说男性有小鸡鸡,而女性没有小鸡鸡;而是应该说男性有阴茎和睾丸,而女性有阴道和卵巢。怎么样?改变了一下说法,是不是有种女性不再是没有小鸡鸡的劣等存在,而是一个拥有与男性不同生殖器的同等存在的感觉?只有人们具备这样的意识,男女之间才会相互尊重。

从今往后,我们不应该使用“有和没有”的表达方式,而是应该使用“都有”的表达方式,给孩子们培养男女平等的性平等意识。

7.孩子撒尿,需要给他更换尿不湿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说:“小妹妹尿尿了。”拥有儿子的父母要经常在小孩面前使用“小鸡鸡”的称呼,而相比之下,拥有女儿的父母比较忌讳使用“小妹妹”的称呼。可是父母忌讳使用这种称呼就很难对孩子展开身体教育。而当父母和孩子真正熟悉“小妹妹”这一称呼之后,我们就可以使用更加准确的称呼说:“阴道尿尿了。”

孩子撒尿,需要给他更换尿不湿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说:“小妹妹尿尿了。”拥有儿子的父母要经常在小孩面前使用“小鸡鸡”的称呼,而相比之下,拥有女儿的父母比较忌讳使用“小妹妹”的称呼。可是父母忌讳使用这种称呼就很难对孩子展开身体教育。而当父母和孩子真正熟悉“小妹妹”这一称呼之后,我们就可以使用更加准确的称呼说:“阴道尿尿了。”

8.不要因为别人喜欢女儿,就让女儿同意对方的亲近

家人之外,经常会有一些亲戚长辈、父母的朋友及陌生的长辈们在看到孩子时嚷嚷着“哎哟,长得真可爱”,而对孩子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遇到这样的情况,父母必须要让孩子自己做出选择,即要让对方向孩子询问“我可以抱抱你吗”“我可以亲你一下吗”等问题。另外,父母也可以帮助孩子选择可以亲吻、抚摸的部位,如手背、额头、鼻子、脸颊等。

然而在大部分情况下,父母们反而会劝孩子接受别人的亲近。例如他们会对孩子说:“这是因为他们喜欢你。”尤其,相比拥有儿子的父母,拥有女儿的父母更喜欢做出这样的行为。而父母做出这样的选择,多半是因为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成为一个听话的、受到大人喜欢的孩子。

9.如果陌生人做出这样的举动,孩子通常会扭头看向父母。这是孩子在向父母表达“快来保护我”的意思。这时,父母就要明确地对那位叔叔说:“那个,这位叔叔,你都没有征求我家孩子的意见,怎么可以伸手摸她呢?即使我身为父母,在抚摸她之前都会征求她的同意。”孩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会再次确认“未经过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触摸我的身体”的道理;同时,她的心中还会产生“父母始终都会保护我”的信赖感。

从广义上来说,它甚至会与儿童性侵犯问题挂钩。因为很多性犯罪人都会通过“你长得真漂亮,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啊”等称赞的方式接近孩子,再进行诱拐;或说着“让我摸摸,我摸你是因为你太可爱了”之类的话,去抚摸孩子的身体。遇到这种情况时,如果受侵犯的对象是一个善于判断和决定自己事情的孩子,她就会马上认出这是不正常的情况,然后拒绝对方。因为她知道即使对方再喜欢自己,自己也没必要非得答应对方的要求。

10.从小时候开始就告诉孩子生殖器的正确名称

指孩子生殖器的时候,我们也应该这么使用。在给孩子洗澡的时候,我们这一次可以说“我们洗小妹妹吧”,下一次再说“我们洗阴道吧”。有时,我们还可以更加具体地指着孩子的生殖器告诉她:“这里就是阴道。”

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孩子自然地接受与生殖器相关的用词及各种性相关用语。具体使用何种语言,最终将对孩子价值观的形成产生极大的影响。

女儿小时候别说是听过“大阴唇”“小阴唇”“阴道”等正确的名称,就连“小妹妹”的称呼也很少听到。连自己的生殖器都不清楚,何谈培养对待“性”的主体性和勇气。
事实上,“小妹妹”也不是原本称呼女性生殖器的名称。那么,真正委婉地称呼女性生殖器的名称是什么呢?答案是没有。词典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词语。后来,性教育慢慢得到普及,“小妹妹”才渐渐成为指代女性生殖器的称呼。这也从侧面上说明,我们以往从未向女儿提及生殖器概念的事实。

生殖器也是我们需要了解的身体结构。倘若父母对女性的生殖器不是很了解,那么可以先从给女儿讲解女性生殖器正确名称做起。只有对自己的身体结构了解透彻的孩子,才能真正爱惜自己的身体。